中国近代工业先驱的时代舞步

雅安日报 刘迅2019-06-19 20:47
浏览
 雅安日报/大雅网讯

  新华社河北唐山6月19日电(记者王进业 王洪峰 王建华)这里是中国近代工业先行者,是中国工业编年史首页坐标,承载了民族复兴的一贯追求和转型升级的最新希冀。

  流淌着创新血脉,跃动着变革音符,河北唐山今天依然年轻而有活力。

  国际权威机构科尔尼发布《2019全球城市指数报告》,唐山在全球最具竞争力城市和全球最具发展潜力城市排名中,分列130位和77位。

  一家三代眼中的“常青藤”企业

  英式风格的矿井构造和部分矿用建筑与设备,使用至今已达141年,是这个晚清洋务运动时期兴办的最成功企业之一的标志。

中国近代工业先驱的时代舞步

图为迄今141年历史的中国最早机械采煤矿井仍在运转。新华社记者王建华摄

  这个中国最早机械化采煤矿井,凭借持续技术改造,拒绝铁锈斑斑,依然奇迹般地担当着开滦集团产煤主力。

  始建于1878年的开滦煤矿,还另外开创了许多个中国第一,包括中国最早的铁路运输业、中国最早的电力工业等,并在旷野和坡地上繁衍出了唐山这个中国重要工业基地。

  数十米高的井架矗立在城市上空,数米直径的天轮昼夜不停地转动,涂着黑亮油漆的厚重绞车每天把上万吨的原煤从上千米深的地下取出,送往数公里外的新型煤化工生产线。

  今年35岁的李伟是矿井的机电部门负责人,他尊崇煤矿的悠久历史和厚重底蕴,并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虽然可采储量不多了,但开滦不会消失。”他说。

  李伟是家中的第三代开滦员工。受祖父和父亲的召唤,他大学毕业时放弃一线城市更优厚工作机会,返回故乡入职开滦煤矿。

中国近代工业先驱的时代舞步

图为开滦集团一家三代工人,对未来充满信心。新华社记者王建华摄

  李伟的祖父李广丰今年86岁,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年入职。李伟的父亲李福来今年60岁,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开滦首批新员工。

  李广丰认为开滦是自家的“根”,子孙应一代代接续入职,而不能断了“血脉”。

  李伟进入开滦的2008年,正值开滦建矿130周年,也正赶上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由于中国经济抵御住了危机影响而继续快速增长,开滦的效益依然处在始于2002年的“黄金期”。

  中共十八大召开的2012年,是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分水岭。中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加快演化。

  由于需求放缓、市场萎缩和产能过剩、价格低迷,加之环保导向的煤炭能源结构性削减,开滦效益随之呈现下滑趋势。

  2015年,中国明确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2016年,中国开始实施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为主要任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开滦集团承担的去产能任务是:2016至2020年间压减产能1855万吨,转移安置员工2.5万多人。

  “改革启动后的前两年,开滦陷入了困境,工资经常缓发迟发几个月,但我没有产生离开的念头,坚信困难只是暂时的。”李伟说。

  越来越高的采煤成本,逐年减少的原煤产量,濒临枯竭的资源赋存,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任,促使这家百年老企摆脱模式惯性、加快转型升级,赋予自己打破“煤竭矿衰”宿命、延续生命活力的广阔空间。

  2017年底,开滦集团明确提出推进产业链、价值链向高端延伸,将精煤、煤化工、现代服务业作为三大支柱产业,并以煤炭为基础培育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2018年,开滦集团步入高质量发展“快车道”,营业总收入达760亿元。其中,煤炭板块营业收入和利润分别增长逾2%和58%,煤化工板块收入和利润超过煤炭板块分别增长逾14%和146%。

  开滦集团对外出口技术服务,在周边多个国家开展采矿设计、勘探、施工、管理和技术咨询,拓展了“开滦”品牌的国际影响。

  开滦集团还引入了智能化采煤技术和设立无人工作面,作为新型工业化的最新突破。

  正在经历开滦成功转型的李伟,按时领取着入职以来的最高薪资,数额大大超过唐山市平均工资水平,甚至超过了父亲和祖父在职时的薪资之和。

  开滦长期采煤导致了“城市裂痕”和“城市疮疤”。如今,“城市裂痕”已被近30平方公里的主题公园、湖泊水系和魔幻灯光秀所缝合,“城市疮疤”不久后也将被10余平方公里的花海、文创园、风情小镇等抚平。

中国近代工业先驱的时代舞步

  图为开滦的采煤塌陷区,如今已被主题公园、湖泊水系和魔幻光秀所缝合。新华社记者王建华摄

  开滦这个中国民族工业的“活化石”,只是唐山这个中国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

  从“零起点”驶入“高铁时代”

  中国制造的第一台蒸汽机车,静静地停放在中国最早的铁轨上。“中国铁路零起点”的纪念碑宛如一枚历史印章,证明着138年前的辉煌足迹。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里的这个遗存图景,并不是孤独的历史片断。

  中国最早的铁路工厂如今已经一步步成长为中国中车唐山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并创造着一个个新的历史纪录。

  巨大的恒温车间,繁忙而有序,技术工人们正在装配一列列高速动车组,它们将相继飞驰在中国的高速铁路以及世界上数十个国家的轨道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