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康制药股票最新消息」新纶科技拟3.6亿募资补血解压 实控人侯毅股权质押率87%存平仓风险

雅安日报 刘迅2019-06-18 19:27
浏览
 雅安日报/大雅网讯

  新纶科技(002341.SZ)赚的钱似乎永远不够用。

  6月12日,新纶科技公告称,拟将3.6亿元闲置募资暂时性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新纶科技短期债务23.26亿元,现有货币资金14.81亿元,在应收账款和存货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存在流动性压力。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市以来,新纶科技累计实现股权融资32.51亿元,并频频采用募资补血还贷。

  备受关注的是,6月12日,新纶科技副总裁高翔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高翔也向公司提出辞职。而在3个月前,高翔申请辞去董秘职务。

  高翔辞去董秘职务与公司违规担保密切相关。根据公司披露,2017年下半年至去年上半年,高翔等人违规为合作伙伴亿芯智控等3家公司提供担保,截至去年6月末,担保余额为5.82亿元。

  在市场看来,高翔是违规担保等系列违规事件的背锅侠,始作俑者或是新纶科技实控人侯毅。公开信息显示,亿芯智控是公司关联方,侯毅曾经担任其执行董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侯毅掌管的公司多达15家。新纶科技上市次年,侯毅就开始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截至目前,其质押率达到86.70%。

  今年2月以来,新纶科技的股价从13.50元跌至目前不到7元,接近腰斩。在市场继续震荡调整的背景下,侯毅存在的平仓风险显而易见。

  违规担保幕后或是实控人

  一纸副总裁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再次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新纶科技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6月13日晚,新纶科技公告称,公司收到副总裁高翔书面通知,高翔于6月12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与此同时,高翔也向公司申请辞去副总裁职务,其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高管职务。

  高翔涉嫌内幕交易?交易哪家公司股票?是否是新纶科技?高翔是否是替实控人侯毅背锅?

  公告一出,舆论哗然,市场猜测颇多,且不少猜测直指公司实控人侯毅。

  资料显示,高翔是华中师范大学经济法学硕士,经济师。1999年7月进入大鹏证券,2004年11月进入深圳南山热电,历任董秘书处股证事务主管、总裁办公室总裁秘书、副主任及主任等职务;2015年4月进入新纶科技,历任公司总裁高级助理、副总裁、董秘。

  上述简介显示,高翔有过证券从业经历,也算是有一定资历的老董秘。他究竟因何进行内幕交易而被调查,相信监管部门会给他一个公正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高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3个月,其辞去了新纶科技董秘职务。

  就在其辞职当天,新纶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存在总额5.82亿元的违规对外担保事项。经交易所追问,4月3日,新纶科技在回复交易所时披露了违规担保细节。

  具体为,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宏辉电子、贝斯曼和亿芯智控等合作伙伴均希望公司为其融资提供支持。公司财务总监马素清以及时任董秘高翔在向公司总裁傅博进行汇报后,违规使用公司公章签署对外担保文件且未提出上述担保事项需履行公司内部审议程序的建议,导致上述担保未能按程序提交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及时对外披露。

  上述担保实际发生额6.32亿元,截至去年6月30日,担保余额为5.82亿元,实际发生额占2017年经审计总资产的9.72%,经审计净资产的18.96%。担保事项占用公司银行存单合计额度为6.53亿元。

  高达6.32亿元担保,董秘不知道要披露?违规提供担保,总裁、财务总监及董秘均不知要提交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这些均难以令人信服。

  高翔辞职董秘的背后,三家被担保公司中,虽然宏辉电子、贝斯曼与新纶科技只是合作关系,但亿芯智控是公司关联方,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侯毅曾经担任亿芯智控执行董事。

  市场因而质疑,所谓违规对外担保,是侯毅一手导演,作为董秘,高翔根本无能力做成这件事。不过,截至目前,新纶科技及侯毅对此均未正面回应。

  转型五年成效不明

  新纶科技产业转型已经五年,前景仍不明朗。

  2010年,新纶科技上市之初,将自身定位为立足于防静电、洁净室人体装备产品,大力发展防静电/洁净室消耗品,即以无尘室工程和净化材料为主。

  IPO时,公司募资4.37亿元,其中2.16亿元投入三个与主业相关的项目,超募约2亿元(扣除相关费用)中的6000万元用于在六个城市建立连锁超净清洗中心。

  然而,到2013年,三个项目仅2个完成,累计收益1860万元,与预期的每年5290万元净利润相距甚远。连锁超净清洗中心项目则亏损700余万元。

  2013年,新纶科技开启产业转型之旅。公司称,国内经济结构调整,防静电、洁净室行业增速持续放缓,公司要逐步向以新材料为本的行业综合服务商转型。

  转型的途径还是定增募资投入到项目中。2013年3月,公司募资6.7亿,其中,拟投入5亿元在天津工业园实施净化设备产品项目、防静电、洁净室消耗品项目、超净清洗中心等。到2015年5月,天津产业园项目已累计投入3.87亿元,投资进度为77.33%。

  然而,2014年7月,公司大举调整募投项目。防静电、洁净室消耗品项目调整为新风净化器产品项目,终止净化设备产品项目,后来又停止对新风净化器产品项目投入。这也就意味着,拟投资的5亿元募投项目终止了。

  或受两次募投项目均未达到预期影响,2014年、2015年,新纶科技经营业绩持续下降,2015年亏损1.07亿元。

  2016年,公司转型步伐加快。这一年,公司再次定增募资17.5亿元,用于TAC功能性光学薄膜材料项目,2017年初又将其中2.5亿元投入到锂电池电芯用高性能封装材料项目。

  此外,新纶科技还大举收购。相继将深圳鹏阔精密51%股权、株式会社T&T Enertechno锂离子电池铝塑复合膜业务、江天精密49%股权等收入囊中。去年,公司又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千洪电子100%股权,交易价格高达15亿元。

  同时,公司将与主业关联度较低的广州爱慕妮、深圳市亿芯智控公司等公司剥离。至此,公司核心业务板块包括电子功能材料、科创中心工程业务、净化工程、超净产品、智能模塑、高性能纤维材料、新能源材料、光电显示材料等八大板块。

  借助并购等,2016年以来,新纶科技倒是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快速增长,其中,净利润从2016年的0.50亿元增至去年的3.01亿元。并购标的千洪电子也在近两年精准达标。

  然而,今年一季度 ,新纶科技实现营业收入6.33亿元,同比增长24.53%,而净利润只有978.98万元。

  对此,公司解释称,新项目投产、规模扩张等,导致成本增加、费用增多,加上一季度为传统淡季,导致净利润下降。

  14亿募资补血还贷流动性仍不足

  转型前景不明朗,频频将募资用于补血还贷的新纶科技流动性仍然不足。

  截至去年底,新纶科技短期借款18.8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43亿元,长期借款0.86亿元、应付债券2.97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5.09亿元,其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为21.26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为16.10亿元。

  去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入2.70亿元,应收账款15.40亿元、存货6.53亿元,二者分别比上年增加4.43亿元、2.26亿元,增幅为40.38%、52.93%。当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0.61亿元,2017年仅为0.05亿元。

  应收账款及存货大幅增加,不仅大幅增加了吞噬净利润的资产减值,还挤占了公司资金,导致流动性不足。

  今年一季度,流动性紧张局面并未缓解。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为14.81亿元,短期债务为23.26亿元,偿债压力有加大迹象。

  为此,公司再次动用募资补充流动性资金。6月12日,公司公告称,拟将3.6亿元募资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市以来,新纶科技频频将募资补血还贷。据长江商报记者初略统计,用于补血还贷的资金至少达到14.0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控股股东、实控人,侯毅的流动性似乎也不足。早在2011年,侯毅就开始借股权质押融资,且质押率逐年增高。截至目前,其质押率已经达到86.70%。期间,侯毅多次补充质押。

  二级市场上,新纶科技股价走势较弱。今年2月,其股价曾达13.50元,而昨日收盘价为6.98元,4个月下跌了48.30%。

  备受关注的是,侯毅原本计划将所持公司5.04%股份协议转让给深圳市领泰基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未果。侯毅又宣布,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5.21%股权,试图通过减持套现来缓解自身财务压力。